在那個十年後的世界,曾為以為會永遠失去骸而震驚,為骸仍然活著而暗喜。

但,驀然發現,其實確實已永遠失去。

因為,本應在那個世界的我,早已經不在。

站在那個動亂時代的我,只是一場來自過去的殘夢。

★☆★☆

Dear Love

★☆★☆

十一、


其實真的不想用槍,但是,這小小的東西卻總是最方便的自衛武器。阿綱撫上了腰間的槍,準備隨時開戰。

雖然在火車上這種人多的地方開槍非常危險,但是甚麼也不幹的話就只有等死,而且他身邊有無法活動的小骸在。

「你不用擔心我。」小骸用軟軟的聲音說著可怕的話:「雖然我無法移動,六道能力也受到細小的身體影響,但是,我至少能用畜牲道保護自己。」

如果讓骸用畜牲道,喚出那一堆毒物的話,只怕犧牲會比他開槍還要大。

「相信我吧,就算手上沒有X拳套也沒問題。」他和十年前的他不同,已經能不顫抖地扣下機板了:「我會保護你的。」話落,阿綱消失在混亂的人群之中。

骸望著他消失的地方良久,然後輕輕地撫上了豔紅的右眼。



因為剛才的爆炸,列車已經緊急煞停了,驚慌的人們想要逃出這個不知何時又會再度爆炸的危險場所。埃巴斯加的家族成員們穿梭在人群中,搜索著他們的目標——強敵彭哥列的十代首領竟然獨自出門,這個大好機會可不是能輕易遇見的。

先前開槍的男人用他那還冒著硝煙的手槍指著從他們身邊逃開的人們,他已經放棄命令他們坐回原位,因為人們已然失控,在他們來說留下來比逃更危險——誰知道還會不會再爆炸一次。但他們還是分頭守住了出入口,防止彭哥列趁亂逃走。

不過那個瘦小的彭哥列十代首領很容易辨認,那東方人的深啡色的頭髮和眼睛在西西里並不常見,他們還是很有把握能把他揪出來的。

男人所到之處皆是尖叫聲不斷,煩躁起來的他雖還沒大開殺戒,但是還是有效地用暴力讓擋在他身前尖叫的人閉上嘴。正當他再度舉起手臂想揮開不知所措地哭泣著站立在路中央的小女孩時,突然感到火辣而尖銳的劇痛。

「啊啊……!」男人抱著被子彈穿過的手臂,剛才濃重囂張的戾氣已經被痛苦扭曲掉。在他還沒找到開槍人的位置前,後腦便再被人突然重重擊中,眼前一黑,整個人在毫無反抗下就被擊倒地上。

而站在他身邊的,是不再微笑的澤田綱吉。

「是彭哥列!開槍!」對阿綱主動採取攻擊雖然都嚇了一跳,但還是有人很快就回過神來發號司令。

身子微微一晃,阿綱已然消失在他們的眼前。當再次出現在他們身邊時,又有幾個人頹然倒下,但是這次他沒讓他們反應過來,裝上了滅聲器的手槍無聲地再擊倒一人。

相對之下纖細許多的身子在高大的埃巴斯加家族成員間輕靈地遊走穿梭,從容自若的樣子讓他的敵方不禁惶惶起來——這個出生自和平的日本的黑手黨手領並沒有他們想像中那麼容易對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