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說,直到死,他也不會愛上我。

黑手黨和他之間永遠不可以和平共存,這是時間唯一不能沖淡的仇恨。

骸說,他是來自地獄的仇恨化身,不會有愛。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露出寂寞得令人心痛的表情。

★☆★☆

Dear Love

★☆★☆

一、



骸永遠像一團迷霧,阿綱再伸手也抓不著,甚至看不見真實。

如同他所擅長的幻術,讓人分不清甚麼是真假。

「早晨——十代首領!」獄寺一見到他就立即跑過來,在獄寺身邊的人見狀,也不得不苦笑著跟了過來。

「早安,獄寺、山本。」阿綱向他們問好。

「早,阿綱。」山本爽朗的招呼。

「你們一大早就過來彭哥列大宅了嗎?」他記得這二人在外面買了間小房子同居中。

「是的,因為里包恩先生說要今早給我們派任務!」啊,沒錯,昨天里包恩也有給他提過。

「對了。」山本想起了他和獄寺之所以接了任務還在彭哥列大宅逗留的原因:「阿綱你有見到骸嗎?」

即使從別人口中聽到這個名字,令阿綱的心臟仍不禁怦然一跳。

「我……我沒見到……骸怎麼了?」阿綱試探地問。

山本笑了笑,道:「沒甚麼,只是他最近好像都沒出現,里包恩在找他而已。」

「哼!那傢伙被里包恩先生罵是活該的!」獄寺一向對骸都有敵意。

其實這是無可奈何的,骸曾經是敵人,就算是現在,他也沒有「夥伴」的感覺。就算是找他來當他的霧之守護者的家光,也曾經告訴過阿綱要注意骸。

然而無論怎樣,對於別人對骸有明顯敵意,甚至惡意中傷時,阿綱仍覺得像是自己被傷害一樣疼痛。

「好啦,獄寺。」山本摸了摸獄寺灰銀的髮絲:「我們再去找一找他吧,說不定他一直窩在家裡呢。」骸和他們一樣,都是住在大宅外的地方。

「等等!」就在山本和獄寺道別要離去時,阿綱叫住了他們——雖然他旋即後悔了。

他在想甚麼啊?本能地就叫住了他們了。他們只不過是要去骸的家找他而已,他在吃醋甚麼。

而且,他有甚麼資格去吃醋。

「十代首領,有甚麼吩咐嗎?」

「啊……沒有……只、只是……你們剛接了任務應該要先去準備一下吧?骸……骸就由我去找好了……」阿綱越說越心虛,說到最後,他的聲音都幾乎聽不到了。他真的不會說謊,身為十代首領的他,怎麼可能會比手下有空?

「十代首領真是體貼呢!」咦?

「既然阿綱願意幫我們,那我們就不客氣了!」阿綱眨了眨眼。

然後展開笑臉。

「你們去忙吧,骸我會負責的了。」


========

對不起…
本來說在序的第二天就應該post上來的,可是這幾天太忙了啦…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