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總是彷彿隨時就能離開這個世界。

帶著子彈,像是甚麼時候就會一時興起離開。

而我和這個世界,只能用盡任何庸俗的理由去 束縛他。

即使,這些理由脆弱得如同絲線。

★☆★☆

Dear Love

★☆★☆

十 六、



止不住瘋狂跳動的心臟,阿綱在水中奔跑 起來,顧不了濺起的水花有沒有沾濕他的衣服,也顧不了滑倒的可能性。

他只想,緊緊的,抱緊浮沈在湖面上的人。

只有那個 人,他絕對不想放棄。

阿綱伸出了手,臉上禁不住安心下來的表情——剛才懷中染滿鮮血的骸就像一場夢,即使他明白現在的他才是在造夢。

他 甚至覺得夢永遠不會完結就好,那麼他就不用每天在提心吊膽。

那伸出的手臂僵硬地停在半空。

「骸……?」他的手穿過了骸的 身體,但是並沒有觸及任何東西的感覺。就像海市蜃樓,明明就在眼前非常真實,卻仍然只是一個幻影。

「骸……!骸!你在哪裡?」阿綱試著搗 亂眼前幼影下的水,看看會不會其實人在湖底,卻只令他的心感覺越來越冷。

骸不在這裡,就像他平時般,人站在眼前,但心和靈魂從來不停留在 彭哥列。

他咬著下唇,眉頭微微地蹙起,深啡的眼睛仔細地打量起這一片迷霧。



「將尼二,研究得怎麼樣 了?」夏馬爾臉色陰沉地推開了研究室的門。

「還沒甚麼頭緒……」將尼二沒有回頭,一邊看著分析數據,一邊回答夏馬爾。

「你 最好快一點,那些沒有紳士風度的傢伙剛才幾乎想把我殺了。」想起剛才發生的事,夏馬爾的臉更黑了。從來別人都是捧承他的,現在竟然被人質疑他的醫術!雖然 他現在的確是束手無策……啊……!可惡!自他第一次自稱「Dr」起,從來沒有這樣束手無策過!

他身為醫生的自尊心實在很受傷!

「你 這樣說我也沒辦法啊……我也想早點讓六道骸變回來。」現在生命最受威脅的明明是他!無論是里包因還是黑曜那幾人,都一副要是他不能研究出來就他死的樣子。

只 是……真的很奇怪,他曾經用白老鼠和猴子實驗過,都只是變成嬰兒幾小時左右,和以前改造的十年前火箭炮很相似,也就只是多幾小時的效能,以及不是特定指 「年數」,而是「時期」而已。然而,骸的狀況卻不同,「時期」是沒錯,但是時效不對。

將尼二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為什麼只有骸持續了幾天還 變不回來。

「我說為什麼偏偏是骸啊……!」夏馬爾在研究室的沙發上重重地坐下來,煩躁地叼了一根香煙。

將尼二從數據中抬 起頭來,喃喃自語般說道:「對啊……他簡直就是故意的一樣……」


=======

2010年的第一篇……
依 然沒甚麼進展。

抱歉,因為我還在為結局迷茫中。

創作者介紹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