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自殘作為使用人間道的條件。

對自己毫不留情而汨汨地流下鮮血,彷如悲絕的血淚。

人間於他既然是如此痛苦,但為何又執著地一次又一次輪迴人間。

然而我始終不敢問,惟恐會破壞現在因他存在而得到的微小幸福。

★☆★☆

Dear Love

★☆★☆

十四、

 

 


當獄寺他們到達的時候,一切已經完結。

車廂四周濺著鮮血,而且都是燒焦的痕跡。地上,則是一個個生死不明的重傷者,他們自己流出的血,把黑色的西裝染成了暗紅。

而在這小小的車廂中央,他們的首領靜靜地坐著,不管沾了一身的血跡,也沒有處理肩上槍傷的行動。他只是緊緊地抱著一個小小的孩子,微微顫抖著的手指來回地撫摸小孩蒼白但同樣沾滿了鮮紅的臉。

這樣的驚恐絕望他們第一次從阿綱眼中看到。

獄寺本想叫阿綱的聲音,因為後者的神情而卡在喉嚨中。

雖然看不見樣子,但是,從將尼二所得的情報,他們都明白到那個小孩子是誰。

「骸大人……不——!」

女子的尖叫劃破了異常沉默的空間,人們終於回過神來,紛紛往阿綱衝過去。千種想從阿綱手中抱走骸,然而後者雖然仍一聲不響彷如石頭卻一點也不放鬆。

「阿綱!振作點!」山本拍著阿綱的臉,叫道:「骸還沒有死,要盡快把他送去夏馬爾醫生那邊!你的傷也要盡快處理!」

「把骸大人給我!」犬焦急地大叫,但又不敢去搶走骸,唯恐一個錯手會傷到他。

「不要。」阿綱呢喃般地說著:「我再也不要放開骸一個人了……」

然後沉入了黑暗。



當黑色的火焰在四周失控地漫延,他彷彿也要被燃燒殆盡。

小孩柔弱的身子站在火焰的中央,受傷的右目流下淚一般的血痕,就身體大小來說一點也不適合,但骸的氣質卻令人心慄地覺得,那就是他,他一直都是這樣。

一個人,在熾熱得令人幾乎熔化的業火之中,無助的、充滿著痛苦地哭泣著。

骸總是掛著無所謂的笑容,但從來沒能從他身上感到喜悅。

不能讓骸無聲地哭泣。

不能讓骸再掛著謀殺了自己的心般的冷淡笑容。



阿綱已經無法思考,他只是本能地不能再留下骸一個人。


=======

小電復活,POST文慶賀.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