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穿越至另一個十年後時,我悔恨不已。

為什麼十年後的我如此無能為力。

為什麼十年後的骸仍無法得到自由。

為什麼……



能束縛著骸的是冰冷的鎖鏈而不是我。

★☆★☆

Dear Love

★☆★☆

十、

 

轟隆隆……

「……彭哥列,我們在火車上?」骸半睜著眼睛,發現自己和阿綱已不在商場,也不在阿綱的家中:「我們去哪裡?」

溫柔地輕撫著骸的髮絲,阿綱怕嚇到懷中人般輕聲地說:「里包恩應該知道你的情況了,在你回復之前不能讓他找到,所以,我們要暫時離開西西里。」

「離開西西里的話,我們能去哪兒?」姑且不論彭哥列情報網之大,到底能不能逃脫也成問題。

「首先離開意大利,彭哥列在這兒的勢力太大了……日本也不要去,那裡認識我們的人很多……不,也沒有準備到假護照不能出境……」

看著開始慌亂起來的阿綱,骸卻沒有那個心情諷刺他——因為他明白阿綱的慌亂源於想保護他,而那份心情對骸來說太過沉重。

就算他一次又一次拒絕,他還是不屈不撓地溫柔接近,這對輪迴六世的骸來說,太過沉重了。

他的心已經蒼老,他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早已磨滅殆盡。

「彭哥列,你知道我並不能回應你甚麼。」

凝視著骸的眸子良久,阿綱最後還是緩緩地合上了眼簾。

「……我知道。」

轟隆隆……

火車依舊發出低沉節奏的聲音,但車上的人已經失去往前的方向。



——轟——!



「啊——!」伴隨著猛烈的爆炸聲,火車上的人們尖叫起來。

阿綱睜開眼睛,抱著骸的手條地收緊,緊張地環視著混亂起來的四周。

那爆炸聲,是獄寺嗎?還是劫匪?抑或是……衝著他來的敵對黑手黨……

「給我全部乖乖坐回原位!」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一邊朝車頂開了幾槍,一邊兇惡地吼道。

阿綱沉著臉,對著骸時的溫柔表情經已不見。

「消息真靈通,是埃巴斯加家族。」骸冷冷地說。

這是最糟糕的情況。




※埃巴斯加=Erbaccia=雜草(在無關痛癢的地方在意起細節來XD)

創作者介紹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