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的眼看見地獄,藍色的眼冷視人間。

骸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但也看得比別人少一半。

他看不見自己跳動的心。

★☆★☆

Dear Love

★☆★☆

九、

「你這個人真奇怪。明明有時會無視我的意願,但一時又戰戰兢兢的好像我會吃了你。」小骸丟下匙子,小小的手像大人般托住可愛的頭顱。

「呃……」阿綱自己也覺得很矛盾,但就是沒辦法啊,雖然是同一個人,但大人的骸他畏懼,小孩的骸又可愛得忍不住想抱在懷內好好疼愛。

「你討厭這樣的我嗎?」阿綱忍不住問。

異色的眸子緊緊地盯著阿綱好一會兒,才模稜兩可地說:「沒甚麼討不討厭的。」

說真的,這比說討厭更讓阿綱苦笑。骸的說法簡直就像在說他並不在意阿綱,這是對待陌生人的想法,沒甚麼感情可言。

「衣服買了,東西也吃了,回去吧!」

「好。」阿綱溫柔地抱起了骸。

後者在前者的懷中挪了挪,尋了一個舒適的位置,靠著溫暖的胸膛,緩緩地合上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體變小體力也跟著變小,骸覺得現在的自己變得很容易累。



從死亡和輪迴再也不能洗去他的記憶時起,他的腦袋為了在汪洋般的回憶和資訊中不致溺斃,學會了忘記。

忘記曾經遇過的人、忘記曾經重要的事、忘記無法支撐他活下去的曾經軟弱但快樂的故事。

漸漸地,他的生命如同惡鬼詛咒,每一次輪迴所帶著的只是滿滿上一輩子遺下來的仇恨。

在上一世把他逼至絕路的人和事,由這一次的人生去報復。

不知道何時才能達到盡頭。

所以,他不需要任何人企圖用他短暫的生命之光在他無盡的生命中留下痕跡。



「呃……里包恩先生,你知道的,身為一個出色的科學家,好奇心和實驗精神是在所難免的……」將尼二縮著頭,驚慌地望著里包恩。

不等里包恩發言,一旁的犬就已經忍不住露出尖銳的牙齒和爪子,撲向將尼二:「你這可惡的肥豬,竟敢把骸大人當實驗品!」

「嘛嘛……冷靜一點,先讓骸恢復原狀不是最重要的嗎?」山本攔住了快撲上去的犬。

「我不管!不把這肥豬咬死我絕對會氣死!」

「啪」的一聲,千種狠狠地拍了尤如野狗狂吠的犬的頭,語氣卻平淡無辜得好像剛才不是他動的手:「等骸大人恢復過來再把他千刀萬剮。」

「就、就算這麼說,我也不知道甚麼回事……」將尼二心虛地說。

「你說甚麼!」犬又凶狠地露出了尖銳的犬齒。

「將尼二的懲罰暫且保留。」里包恩淡淡地說,然而他的聲音一響起大家便立即安靜下來:「首要任務是把無視自己責任的蠢阿綱抓回來!」

他以為自己會二話不說就把變小了的骸解決掉,所以就丟下彭哥列帶著骸藏匿起來?

隨心而動、任意妄為,他以為自己還是那個並中時的自己嗎?

里包恩危險地半瞇起眼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