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ngola’s Tear

★★★★★★

二十七、



手中緊緊地握著裝著骸的眼睛的小盒子,獄寺低垂著頭不知道在想甚麼。

突然,有人打開了那一直閉起的門扉。

獄寺身子微微一顫,不知是害怕還是只是純粹嚇了一跳。他抬起頭,看見了那個黑色頭髮、黑色眼睛,曾經說過就算他不會回應,也會一直守護著他的男子。

雖然其實只是一個月前的事,然而獄寺卻覺得彷如隔世。

「獄寺……」握著還滴著鮮血的刀,山本勾起了淡得幾乎察覺不來的微笑。

看著山本手中不是「時雨金時」的刀,獄寺大概能猜出發生了甚麼事——骸說過「還差山本武」,所以他不會讓山本輕易來這裡見他。

「……Vongola完了,他也完了。」遞起了手中的刀,彷彿要讓獄寺看清上面的血。

看著刀刃上的鮮紅,獄寺緊握了手中的小盒子。

然後緩緩合上了眼睛。

一切已經無法挽救。

山本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獄寺的表情彷彿已經明白了他要說甚麼。

「遵照約定,我會守護你和你重視的東西……可是若果你失去了你所珍愛的東西,我也不會讓你獨自痛苦。」山本不明白,為什麼事情會走到這個地步。

曾經,他們一起渡過了無憂無慮的日子。

曾經,他們各懷心事但仍能平淡而自足。

究竟是哪個地方出錯,會讓事情失控至此。

山本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明明大家都拼命守護自己最重要的東西,但仍然得不到幸福。

「獄寺,如果你後悔的話,我們就忘記這裡,到沒有黑手黨的地方重新生活。」輕輕地把刀鋒抵在獄寺的胸口,山本說。

這間房門外已經成為了毒蛇的地獄,失去了控制者的毒蛇依從本能侵入了大宅內部,山本無法拯救所有人,但他可以讓獄寺全身而退。

也許他是自私的,但這時候他只能選擇保護最重要的人。

然而獄寺沉默不語,放棄了離開的機會。

山本緊握著刀柄,但仍止不住顫抖。

到最後,獄寺仍然拒絕了他。

「獄寺,我愛你。」

刀尖緩緩刺進了獄寺的血肉,穿透了他的胸膛,他順著刀刺躺在床上,等待著死亡悄然降臨。

他的心很痛,然而他分不清疼痛究竟是來自山本的劍,還是他的話。

正如,他分不清滴落在他臉上的,是屬於手中盒子裡眼睛的主人的血,還是屬於這個遵守著不平等約定的笨蛋的眼淚。



但他始終沒有開口,他沒有那個資格。



從一開始,他就只是被動地任由骸所擺佈,並無盡力掙扎過。

以被害者自居,以殉道者自憐。

他曾以為自己已經殺人如麻,為了守護最重要的東西不惜犧牲一切。

然而,最終他並沒有那樣做,甚至因此而失去所重視的一切。

他愛的,與及愛他的。

他熟悉的,以及僅以共同榮耀相連的陌生人。

難道說,這些年來他的覺悟就只有這種程度嗎?甚麼也無法守護、甚麼也無法抵抗。

就只剩下這個躲在象牙塔中的自己。

那人叫他不要逃避,然而他也無法面對這樣的自己。

悔恨與歉疚。

如果他能夠忘記,他的心是不是就能治癒。



然後,當他能重新面對悔恨,是不是就能背負起那沉重的歉疚。



======

還有1~2章左右就能KO了(握拳)
創作者介紹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