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忘記了甚麼?

——我忘記了我的心。



被他奪去的心跳。

他被刺穿的心臟。

以及,放在盒子裡的那顆眼球。

★★★★★★

Vongola’s Tear

★★★★★★

二十六、



Vongola大宅的慘叫聲被厚重的大門冰冷地隔絕。

失去了首領的群眾尤如失去了控制的野獸,為了生存,甚麼家族信條也不再重要了。而本來應當暫時擔起首領責任的守護者們,卻鬧起了內訌。

金屬互相碰擊的聲音冰冷而刺耳,一向非常信任並在意同伴的山本第一次向相處多年的「夥伴」動手。時雨蒼燕流的劍招華麗,骸的六道能力幻變莫測,若只以戰鬥藝術來說,是一場令人驚嘆迷醉的對戰。

然而對於Vongola成員來說,這只是徒增了不安。他們不明白山本和骸為什麼而開打,但能聯想得到,這絕對和近來連續的大事有關。

——守護者出賣了Vongola。

——除首領以外理應信任的的守護者中有人出賣了Vongola。

刀峰與三尖刀的交叉相碰,兩人開始了力量與原始體力的競鬥。同時,想往大宅外逃的家族成員尖叫起來,並往室內撤退。

骸被頭髮遮掩的右眼位置迸發出強大的火焰,黑色與靛色相交,看起來魅惑又邪惡。他確實是惡魔……傷害收留他的家族,殘忍地驅動毒蛇咬噬人類。

「啊啊啊啊啊!蛇走進大宅了!啊啊!」

骸露出豔麗詭異的笑容,就像在破壞甚麼討厭的東西似的。

耳邊傳來家族成員的尖叫,但沒有本應在外對付毒蛇的少年的爆破聲,山本覺得呼吸開始困難起來,他一直在守護的東西在被人毫不留情地破壞,而且破壞的人曾經他相信過。

「六道骸啊啊啊——!」彷彿要把鬱結在心臟和氣管的窒礙感統統打破,山本嘶叫著揮下了刀。

沒有技巧,僅僅時用盡身體所有的力量揮下去。



乒。

銀色的碎片散落地上。

山本望著骸已成碎片的三尖刀,手中握著斷掉了的時雨金時。

「呼呼,你比我想像中要厲害呢,真不愧是Vongola的雨之守護者。」骸對武器破碎彷彿沒有半點震驚。

咬咬牙,山本握著拳頭揮了出去。然而那畢竟不是他所擅長的打架方式,始終無法擊倒骸。

骸閃過了山本的拳頭,順勢往他腹部踢去。這腳附著他的黑色鬥氣,山本一被踢中就整個人撞向牆壁,吐出了一口鮮血。

「不過沒有刀在手的你真的沒甚麼用。」骸諷刺地說,然後他轉頭看向附近一個未被毒蛇攻擊波及的家族成員:「去給他找一把刀來吧,在『他』自己出來以前,我還想好好利用山本來給我消磨一下時間。」

看到那成員匆匆跑開,骸才轉回去看狼狽地從新站起來的山本:「說起來,我還沒和你好好說過話呢。」

「我才不想和背叛者說話!」山本狠狠地瞪著骸。

骸卻微微一笑:「你不想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或者……獄寺的事?」

山本的身子一顫。

「你把獄寺怎麼樣了!」

「應該算是有怎麼樣吧。」骸想起畏懼他到呼吸困難的獄寺:「不過,他身體倒是很好,連一點傷也沒有。」

山本臉色蒼白地瞪著骸:「為什麼你要針對獄寺!」

「大概因為他是澤田綱吉最重要的人吧……」然而最後為了讓獄寺回復而挖掉自己的眼睛,骸自己也搞不清楚是為什麼。

骸輕輕地撫上已成為空洞的右眼。



「唔!」



利刃刺穿了胸膛。

骸半瞇起眼睛,轉頭看向成功隱藏了自己的氣息——又或者,是看穿了骸一瞬間的分心——的Vongola家族成員。

「……我不應該要求公平的。」骸勾起了笑容,鮮血自他的唇角溢出:「黑手黨從來不是一個公平的世界,你不愧是澤田綱吉的家族成員……」

刀身抽了出來,鮮血如同豔麗的花瓣飄然落下。



這天,是Vongola閉宅的第七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