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步距離


☆★☆★☆★



中、


 


「……所以在這裡加上一條輔助線的話就可以應用公式,計出答案……」


講台上的老師在認真而沉悶地講解上次突擊測驗的題目,然而台下的學生們大半都陷入了半昏睡。獄寺雖然沒有睡著,但也沒有留意老師在講甚麼。他的測驗滿分根本不用再聽,而且他也一直無意從學校裡學習——獄寺本人的想法是,想學的時候他會自己去學,要依賴老師的只是笨蛋。


因此他一手托著下巴,一邊和平時一樣在玩手機小遊戲。但其實玩得久也是很無聊的,然而時間還早得很。


他抬起頭,見到山本高大的身體微微彎起,黑色的腦袋不時點著。那個笨蛋比上面描述的笨蛋更笨一百萬倍,因為他肯定連老師在說的公式寫在書的哪課也不知道。


獄寺沒有見到山本的測驗卷成績,但是他肯定他不合格——那個笨蛋從來就沒小測合格過,考試也都只是低空飛過。


因為山本把他所有的時間都奉獻在棒球之上了。


他是一個不能兼顧學業和興趣的笨蛋。


拿起手機,獄寺按了一個鍵,螢幕立即切換成攝影模式,從小小的方格裡能看到山本背影。


強壯的運動員體格一直是獄寺暗地裡羨慕著的,不知和小時候體質虛弱有無關係,抑或是離家出走後生活潦倒所致,他的身子一向很單薄。


鏡頭下的山本一頭敲在桌上,連忙坐直起身子,看到講台上的老師還在沉迷在自言自語中便又放鬆下來,轉頭一臉呆滯地看著窗外,打了一個呵欠。


手指不自覺地按下了快門。


山本毫不帥氣反而有點傻氣的打呵欠姿勢定格在手機螢幕上,獄寺低聲罵了一聲笨蛋,按上刪除鍵。


 


——刪除照片? /


 


獄寺下意識地瞄了四周一眼,然後伏在桌上。


他合上了手機,緊緊地握在手裡。


 


「獄寺!今天要考體育,你不能走堂!」山本拉住打算走堂的獄寺。


甩開山本,獄寺一臉不爽地說:「我管他!成績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他是將來要當十代首領左右手的人,學校成績還不如打架能力重要呢!


「獄寺!」


獄寺不管山本的叫喚,然而才剛轉身想要離去,就見到阿綱傷腦筋地望著他。他嘆了一口氣,道:「我明白了,我去上堂就是了吧。」


阿綱笑了。


獄寺回以燦爛的笑容,他裝作不經意地回頭望了一眼,卻見山本移開了視線。


他的唇角翹不起來了。


 


天空很藍,是一個非常適合戶外活動的日子。


「嘛……獄寺你太不合群了!」山本對坐在一邊在玩手機的獄寺說。


抬頭看了居高臨下的山本一眼,獄寺又低下了頭:「反正到我考的時候我考就行了吧。」


山本蹲下身來,和獄寺平視:「獄寺明明不討厭和阿綱一起,為什麼就不嘗試和其他人交朋友呢?」


「他們和十代首領又怎會一樣!你也不要裝熟!」平視的距離感覺比平日更為貼近,獄寺覺得壓迫感很重,他只想盡快離開。


山本微微地蹙起眉頭,黑亮的眼睛含著委屈的光芒……切,弄得好像是他對不起他似的,獄寺咬牙地想。


先來擾亂他的心的……明明是山本。


收回了目光,獄寺撇開了臉,留下一句「去找十代目」就匆匆離開。


山本留在原地,看著獄寺離去卻沒有阻止。


 


「……我們不是朋友嗎。」他喃喃地說。




 


 


 

創作者介紹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