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ngola’s Tear
★★★★★★
二十四、
 
當一個人崩潰,便像傳染病般迅速擴散。
「我不能再忍受了!我效忠的是Vongola十代首領,既然他已經不在我沒理由在這裡等死!」其中一個年輕的家族成員拿起手槍,向著大門前的毒蛇掃射,明知毒蛇的數量遠比他的子彈為多,但他仍然想藉著手中的金屬機械逃出這個地獄。
沒錯,這是地獄,比起敵人明顯的戰場,這個沒有半個可信的人的地方,更像一個地獄。
然而這個年輕家族成員沒有逃出這個可怕的地方,被射殺的毒蛇血肉在草叢中飛濺,同類的血腥味讓四周的毒蛇開始瘋狂起來。彷彿無窮無盡、佈滿整個庭園的毒蛇自四方八面撲上來,小而尖銳的毒牙輪流撕扯著獵物。
「啊啊啊啊啊——!」被毒蛇凌遲中的年輕家族成員發出可怖的嘶叫,掛著幾條毒蛇的手臂一邊甩動著一邊射出子彈。漫無目的的射擊確實把密集的毒蛇殺死了一些,然而後果卻是引起更多的毒蛇聚集過來。
當一些聽到尖叫聲而衝過來的人們到達時,見到的是倒在地上的人形,然而被血肉吸引而來的饑餓爬蟲類爬滿了每一串肌膚,他們見到的只是一堆聚集在一起的毒蛇。
眼前景象彷彿在預告自己的未來,失去冷靜的人們開始掏出自己的手槍,向著聚在一起的蛇堆開槍。受到襲擊的毒蛇們注意到有新的獵物出現,一直擠不進同類中爭食的迅速轉頭咬向新鮮美味的食物。
人們的尖叫引來了更多人,然後多到數不清的毒蛇愉快地發現又出現了新獵物。
重覆的失控,包括獵食者和獵物。
山本趕到庭園的時候,那裡已成了真正的人間地獄。曾經熟悉或只有一面之緣的家族同伴被毒蛇撕咬得破破爛爛,流出紅與黑混合著的血,以及森森白骨。
還沒斷氣的同伴向他伸出了求救的手,然而血淋淋的喉嚨已經發不出聲音,只有恐懼和痛楚得扭曲的表情傳達給山本。山本揮動他的「時雨金時」,刮起的刀風瞬間切斷了許多毒蛇,然而源源不絕的毒蛇又填補上來,繼續啃食人們和死去的同伴。
連續揮動了日本刀好一會的山本漸漸成為了毒蛇們的共同敵人。牠們了解到這個男人的存在威脅到自己的種族,必須殺掉。
只有殺戮本能的毒蛇毫不在意山本的利刃般撲上去,密集彷彿毫無組織的攻擊卻有效地消耗了他的體力。毒蛇的鮮血污染了他的嗅覺和視覺,他只能靠著直覺揮刀。
「山本避開!」和警告相差不到一物,巨大的爆炸聲就在山本身邊響起。他勉強地避開了致命的衝擊,煙霧之中見到一個少年的身影。
有一瞬間他以為是那個他所掛念的人,然而少年天然捲的頭髮和牛角讓他知道不是。
Lambo站在爆炸中央,在他身邊半徑一米的範圍內清空了,除了他之外並無活物。然而在圈外的毒蛇不死心地又圍了上來,把他的四周的路都封了。
「這些醜陋邪惡的東西就由我來清掉,你去把六道骸抓出來吧!」Lambo拿出了一個手榴彈,用牙齒咬住安全扣,一扯開便拋了出去然後又清出了一圈。
「六道骸?」山本微微一怔,他不明白為何扯上骸。
Vongola無疑有內鬼,而黑曜那幾人被發現死了。」Lambo說出剛剛發現的事實。
言下之意當然是,Vongola控制六道骸的籌碼已經沒有了。如果骸知道這件事的話,那麼他將會重拾黑手黨摧毀者的身份。
如果真的是骸……那麼一切都將能說得通了。
「獄寺!」想起被骸囚禁起來的人,山本的心涼了一半——他竟然讓獄寺和背叛者二人相處這麼久!
「去吧!這裡由我雷之守護者來處理!」稚氣未脫的少年堅定地說。一直以來他都是被保護的角色,這一次,他也要親手保護自己最重要的東西。
如避雷針般將家族受到的危險一手承擔加以解決,是身為雷之守護者的他的使命。
山本看了長大了的少年一會,說:「拜託了,Lambo。」然後轉身往大宅內奔去。
Lambo勾起了微笑,這是他第一次被認真地委以重任。
他終於真正成為了Vongola的雷之守護者。

========

終於讓Lambo上場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