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生物距離」是生物在一個自然狀態下,和另一個生物同處一起而不會感到威脅的最短距離。
每個生物都有不同的生物距離,那是他們認為自己能在危險時逃脫的極限距離。
☆★☆★☆★
三步距離
☆★☆★☆★
上、
 
「咦?山本你又收到情信了啊?真受歡迎呢!」阿綱看到山本從鞋箱裡拿出一封粉紅色的信,不禁發出感嘆。
「沒有啦……」山本抓抓頭,有點傷腦筋地說。
「哼,只不過收到情信有甚麼大不了。」旁邊的獄寺已經穿好室內鞋,一邊往學校裡走,一邊臉色陰沉地說——經過垃圾箱時還把手中的紙團丟了進去。
「獄寺他怎麼了……」而且阿綱可以肯定,他剛才丟的紙團也是粉色系的絕對是情信。
山本看著獄寺離去的身影,也只能不明所以地聳聳肩。
 
「獄寺,我去福利部買吃的,你在天台等喔!」阿綱對獄寺說。
「咦!甚麼可以勞煩十代首領!由我去吧!」獄寺立即激動地從坐位上站起來。
阿綱有點害羞地笑了笑,道:「不、不用啦……我和京子一起去……」眼睛偷偷地瞄了在課室門口等的京子。
獄寺立即醒悟過來:「那就麻煩十代首領了!」
「我也要等一下再上去喔,獄寺!」山本跑過來插口道:「棒球部顧問老師說要我去見他一下。」
「誰管你這個棒球笨蛋啊!」
 
一個人的天台有點冷,所以獄寺點起了一根香菸。
香菸的末端因為他的吸氣而紅了,在呼出時又隱藏起來,只留下薄薄的煙灰,就好像他吸食了香菸的火焰一樣。
煙草中的尼古丁讓他的腦袋變得稍微清晰起來,能開始思考一直心情不好的原因。
……其實也沒甚麼好想的,他一直很清楚原因。
他一直無法在「他」面前保持冷靜。
天台生鏽的鐵門發出了難聽的聲音,獄寺轉頭望著入口處的人——並不是阿綱或是山本。
是一個不認識的女生。
「啊、獄、獄寺同學……」女生怯怯地望著他。就像許多人一樣,她也一樣認為他很可怕。
既然不是在等的人,獄寺也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女生身上。然而女生下一秒又開口:「那個……山本同學會過來嗎?」
是來找山本的嗎?又一個山本的仰慕者?
獄寺在心裡重重地哼了一聲,覺得非常不爽:「他不會來!快點走開!」
被獄寺粗魯的語氣嚇到的女生顫抖著說了一聲「打擾了」,就慌張地逃離了獄寺的視線範圍。
把香菸丟在地上狠狠地踩熄,獄寺突然覺得心情很差。
 
「獄寺,你在幹什麼啊?」
躺在地上的獄寺睜開眼睛,看了居高臨下看著他的山本一眼,又合上眼簾:「當然是睡覺啊!」
「唔……可是你吃午飯了嗎?」山本蹲下來看著他。
哼了一聲,獄寺語氣不善地說:「不關你事!」
伸手輕輕觸碰獄寺灰銀的頭髮,然而因為動作太輕,所以獄寺並無所覺。山本說:「嘛嘛……我們是朋友嘛,關心朋友很正常啊!」
「誰跟你是朋友!」獄寺生氣地說著並翻了身。
山本在獄寺的身邊坐下,從塑膠袋中拿出了一盒牛奶,放在獄寺的身邊:「我給你買了牛奶喔,睡夠了就起來喝吧,我想等一下阿綱就會帶你的午餐上來了。」
獄寺沒有再說話,不知是不是真的睡著了。
山本看了他一眼,也靜靜地吃起午餐。
 
========

葵龍是神!《SILENT KARMA》勁萌!!
單戀山本的獄寺超級可愛!!
所以我也來寫一寫單戀的獄寺….w./////
不過下一篇要等我從台灣回來後才能寫了吧……

台灣的朋友CWT見!>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