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ngola’s Tear
★★★★★★
二十三、
Reborn握槍的手還是穩定得如同石像,讓人無從知曉究竟他現在的心情。阿綱是他的學生,而六道骸是經他和澤田家光同意而收納的守護者。他有後悔嗎?為不能教會阿綱保持少年時純真的心,或者,為選擇了骸這個危險因子。
獄寺沒有那個餘裕去分析Reborn的想法,隨著回想起過去,他為把事情說出口已經筋疲力竭。他想起Dino,那個從死神中把他救回來的人,他保護自己保護得滴水不漏,就算明知道當他想起來後他也許就不愛他了,但卻始終尊重他,放他尋找回那些回憶。
就像那個黑髮的男人,就算明知道他不愛他,仍一心地為了他付出一切。所以在一切失控的那天,他並沒有反抗。
沒錯,在那一天,Vongola大宅閉門的第六天。
與殺死同伴的兇手同處在一個地方,對任何人來說也是值得恐懼的事。這裡只有自己是可信的,但自己逃無可逃——要逃離大宅,必須要先對付佈滿大宅四周的毒蛇。
離開是死,但留下來每一秒生命也受著威脅——兇手並沒有因為閉宅而放下屠刀,他彷彿不怕自己被發現一般肆意宰殺Vongola的家族成員。
骸當然不會介意自己為發現。獄寺臉色蒼白地想。除了自己之外,曾身為敵人的骸向來是被懷疑的對象,而他以前留在這裡只是因為黑曜不想被抓回監獄只能受Vongola監管。而Chrome他們已經不在了,骸無需再抑壓自己。
骸要把整個Vongola毀掉,就只因為這是阿綱最重視的東西之一,正如自己一樣。
「嗨,獄寺,你今天心情好嗎?」骸微笑著進入獄寺的房間,但他的臉,濺到了不知屬於哪一位家族成員的血。
紅的刺眼。
獄寺因他的靠近而開始窒息起來。他的身心都抗拒著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很危險,這個男人想要破壞他和他所重視的東西,而他確實做到了,十代首領……就在他手上斷氣。
靠近不自覺地顫抖起來的獄寺,骸伸出手,卻見前者被勒住頸項般的驚恐表情。他垂下手,無奈地笑道:「我很可怕嗎?明明黑手黨的你們做的事也差不多啊。」
然而獄寺並沒有說話,光是控制住骸接近所代表的恐懼就讓他花光力氣。骸大概也明白,所以他只是把獄寺囚禁在房內,並沒有限制他在房內的自由。
但伸手抓住自由的勇氣已經消磨光了,獄寺只是怯懦地躲在他經已崩潰的象牙塔內。任骸如何挑釁,他也毫無反擊能力。
「還差山本武。」骸輕輕地說。他看到獄寺的眼睛裡閃過一絲動搖,但僅僅如此,獄寺再沒其他反應。
骸抓住獄寺冰冷而顫抖著的手,他讓他撫上他的臉:「是我的方法錯了嗎?為什麼你沒有變得像我一樣……」
「但無論如何,獄寺,在最後的時刻,我希望你能參與其中。」
他溫柔地親吻他的手背。
 
========

還在趕稿期…
不過稍微有點不順所以轉換心情來更新文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