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從沒遇上骸的話,我是不是就會平凡地在並盛過一生。
如果從沒遇上骸的話,我是不是就會一直喜歡著那位純真的少女。
但從沒遇上骸的人生,我始終不敢想像。
★☆★☆
Dear Love
★☆★☆
八、
 
在阿綱曠工帶著小骸去買新衣服的時候,彭哥列大宅這邊也掀起了風暴。
「里包恩先生,十代首領還沒回來……打電話去他家也沒人聽……」一名彭哥列成員報告。
「哈哈,阿綱終於學會翹班了嘛。」
「住口!」獄寺在山本身邊敲了他的頭一下:「十代首領一定是有要事所以才還沒回來……」
「阿綱真是極限地大膽啊!哈哈!」
「喂!該不會是骸大人出了事吧!」雖然不算彭哥列一員,但因為涉及了骸,所以黑曜的人還是被叫來了。
「感覺不到骸大人……」髑髏擔心地說。
咯咯。
「進來。」始終不發一言的里包恩說的第一句話毫無感情,讓人無法得知他的心情。
「里包恩先生……」進來的是巴吉爾:「在澤田大人的家找不到他。」
里包恩哼了一聲,冷冷的道:「阿綱是下決心要帶著骸避開我啊。」
他從早以前就警告過阿綱不要太接近骸,但是感情用事的阿綱始終沒有把話放在心上。這一次,他甚至為了骸而不顧彭哥列,作為一個首領,他是嚴重失格了。
昨晚的通話裡,阿綱向他提過,骸出事了。
「骸最後出現是何時?」
「啊?」面對里包恩的問題,大家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誰是最後見到骸的人?」
「呃……骸最後出現在彭哥列大宅的是上星期五吧?」
「除了報告任務之外,他從來就很少出現在彭哥列大宅啊。」
「星期五嗎……」
「怎麼了?你有骸大人的線索嗎?」
「不……只是,和骸大人的聯繫變得薄弱也是從星期五開始……」
里包恩銳利的目光掃視在場的所有人,最後停在其中一人身上。
「說吧,究竟在骸身上發生了甚麼能令阿綱丟下彭哥列的工作不管的事。」
 
「哈哈,我和骸現在好像父子喔。」阿綱左手抱著小骸,右手提著一袋二袋的童裝。
「我看頂多像管家和少爺。」小骸在阿綱的懷裡動了動,長時間被抱著並沒有想像中舒服,他的四肢可僵硬極了。
注意到小骸的不安份,阿綱笑道:「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好嗎?」如果不是雙手都沒空的話,他真想揉揉小骸的頭髮!
小骸點點頭,他實在沒必要和自己過不去。
因此,他們現在坐在一間甜品店裡,而阿綱一臉滿足地看著小骸和巧克力芭菲奮鬥。
雖然骸對阿綱說不要把他當小孩子,但顯然其實他還是不介意做些小孩子和女孩子專利的事——例如吃巧克力芭菲。
「好吃嗎?」啜飲著檸檬茶的阿綱問。
「還好。」小骸看了他一眼,又埋首吃著。
如果骸真的是個小孩子,吃相和從前的藍波,又或者沒有手下時的迪諾一樣的話就好了,可是小骸雖然手小小的只能用拳頭握著匙子,但吃相仍然優雅得無可挑剔,白晢可愛的臉上連小小的巧克力醬也沒沾上。
「骸。」阿綱又輕輕地叫了一聲。
小骸抬起頭,盡管年紀小但異色的眼瞳始終帶著淡淡的邪氣,他就用這雙詭異但吸引人的眼睛詢問坐在對面的人。
「沒甚麼,只是想叫一下你的名字。」阿綱微笑地說。
其實,他很想問骸關於他身體變小的事,但又怕一提出來,會破壞現有的寧靜。

=======

我發覺這篇的綱骸常常吃東西…=口=|||
雖然小骸現在很不方便行動,阿綱又一副戰戰兢兢不敢亂來的樣子,可是吃得也太多了吧…(明明是作者的錯)
下一回……請再容忍我拖一下。
現在要開始進入趕稿期……>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