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彈是黑手黨不外傳的禁忌這點我深刻領悟。
我害怕骸不能憑依重生。
亦害怕自己不能拚死復活。
如果我們沒有了執著的話,下一發子彈,是不是就會把我們永遠分開。
★☆★☆
Dear Love
★☆★☆
七、

阿綱失眠了。
他胡思亂想了一堆見到里包恩後的作戰計劃,可是,最後一想起里包恩其實會讀心,就全部成了小丑劇。
也許保護骸的最好方法,就是離里包恩能多遠便多遠。
「你在磨蹭甚麼啊。」小孩子軟綿綿的聲音響起。
「啊,對不起。」阿綱抱歉地說,一邊拿起叉子。
小骸不語,低頭繼續吃阿綱給他特製的兒童餐。
這樣和平在一起的時刻還真是第一次。以往不是骸故意避開他,就是其他人故意妨礙他們在同一空間,彷彿多一秒他都會被骸殺死一樣。因此,就算骸永遠不能復原,但若能一直這樣的話,阿綱想,他也是滿足的。
「骸。」
被叫名的人皺著眉,抬頭。
「如果不能恢復原狀的話,你願意跟我走嗎?」雖然他很重視彭哥列,可是比起有大家守護的彭哥列,骸更讓他掛心。
如果骸答應的話,他立即就帶著骸遠走高飛。
「你在說甚麼蠢話。」淡淡的開口,帶著慣有的嘲弄。
沒有一絲妄想的空間,骸從來不給他期望。
 
「抱歉,我失言了。」
 
今天並不是假日的關係,商場並沒有人潮。
阿綱抱著行動不便的小骸,每遇一間童裝店都進去逛一下。
「吶,骸,你喜歡那些衣服嗎?」阿綱指著一間以可愛動物為主題的兒童服裝店。
「如果是動物裝的話還是算了。」骸雖然不介意穿有動物圖案的衣服,不過,如果是到動物裝的話他還沒厚面皮到那種地步。
「是嗎……有點可惜呢。」阿綱真心覺得小骸這麼可愛,像藍波小時候那樣穿動物裝的話一定更加可愛的。
「其實隨便給我買一些就好了,根本不用特地帶我來。」骸並不想被人知道他變小的事,所以其實壓根兒不想出來。
「可是小孩子長得很快,還是親身試一下比較好。」阿綱理所當然地說。
「……你還真當我是小孩子啊,澤田綱吉。」
「骸現在的確是小孩子啊。雖然骸下一分鐘可能就會回復原狀,不過,我不想因此就隨隨便便的,我想為骸做得最好。」阿綱並沒有再把「骸不能復原的話就由我永遠照顧」之類的話說出口,他有點害怕骸會像早上那時一樣斷然拒絕。
骸不再說話。
阿綱微笑地抱緊懷中安靜下來的孩子,無論是不是因為現在的骸只能依賴自己,但他慶幸他並沒有連他小小的願望也踐踏粉碎。

========

因為艸重樣的留言,驚覺《Dear Love》原來已經有3個月沒更新了,真的非常抱歉。
其實我並沒有放棄的計劃,不過骸大人的心境真的很難拿捏,總是寫得不滿意,於是不知不覺間拖了3個月……><
本來久違的更新是想寫長一點的,但基於劇情安排,很抱歉這次還是非常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