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ngola’s Tear
★★★★★★
二十二、
 
在那之後的第二天,有人發現了阿綱燒焦了的屍體被棄在花園裡。
這驚嚇了在大宅裡的所有人,一時之間人心惶惶,因為能在這戒備森嚴的大宅裡殺死並火燒Vongola十代首領,怎麼想也只能是有叛徒。
然後在此時,僅存的Vongola守護者們決定閉上大宅,直至找到兇手為止。
所以人不得離開Vongola大宅,否則,將受畜生道之毀滅。
陰霾沉重的氣氛籠罩著整個Vongola
「獄寺是無辜的!在這危急存亡的時候,多一分力量是一分,應該要還他自由吧!」在幹部會議上,山本首先提出。
「雖然是這樣說,但是獄寺並沒洗清之前的嫌疑。」
「我絕對相信獄寺不會傷害雲雀和了平!」山本斬釘截鐵地說。對獄寺來說,阿綱和Vongola就是一切,他怎麼可能會做出任何可能會傷害到他們的事。
「山本,有些事不是你我就能決定的,獄寺對笹川的死有最大嫌疑這點並沒有改變。」
「但是……」
「我想現在還是不要釋放獄寺比較好。」一直沉默不語的骸說話了:「澤田的事給他造成很大打擊,精神非常不穩定,也許會做出危害Vongola或自己的事。」
山本從一開始就很清楚,對獄寺來說,阿綱就是他存在的理由。所以他不得不同意,骸的建議是合情合理的。
「骸,讓我見獄寺。」
「不行。」骸說:「讓你去見他的話,只會更加刺激他的情緒吧。畢竟你、澤田和獄寺,曾經是形影不離的好友。」骸用的是過去式。因為從三人各有心事開始,就已經各自走向了不同的路,就算仍然是夥伴,妒忌和私心也逐漸腐蝕了他們。
澤田已經死了,獄寺也已經崩潰,剩下來的山本,似乎不應該太過順意。
你也是這樣想吧,澤田綱吉?
 
骸說過,他想讓獄寺嘗試失去最重要的東西的滋味,也想測試一下那樣的獄寺究竟會不會變得和他一樣。
可是結果比他想像中的無趣,獄寺太過脆弱了。
也許獄寺是恨他入骨的,但是,獄寺並沒有像他一樣由仇恨維持理智,支持著殘破的身心,只是拼命想扯對方下地獄。
獄寺選擇了最懦弱的逃避。
逃避現實、逃避他。
「獄寺,今天的會議上山本又想讓你得到自由呢。」面對人偶般的獄寺,骸彷彿自言自語的說。
「不過,現在的你大概就算自由也沒甚麼用吧?」
那雙曾經美麗如玉石的眼睛,現在已經失去了神采,似乎已經不再有生命力。可是骸知道怎樣才能讓他變得有生氣。
只要骸靠近的話,獄寺就會開始顫抖、心悸,一副幾乎要窒息的樣子。
醫學上,稱這為恐懼症。
骸不禁冷笑,如果要命名的話,大概就是MUKURO-PHOBIA了吧。
「獄寺,你真的那麼怕我嗎?恨我吧!就像我恨澤田綱吉一樣恨我吧!」

=========

雖然今天是59日,但這篇不是賀文,我沒那麼衰用悲文去賀!!
話雖如此,但還是要祝獄寺59日快樂喔!!!>w<

《Vongola's Tear》快完了~~~
目標是五章內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