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ngola’s Tear

★★★★★★

二十、

獄寺的生命,從遇上阿綱開始有意義。

第一個會珍惜他的人——就算那只是阿綱善良而已,對獄寺來說就是拯救他孤獨心靈的光。

也許在那之後有很多人會向他示好,但第一個拯救他的阿綱永遠是最重要的人。

獄寺發過誓,只要他活著一天,就會為阿綱和他的Vongola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他履行了這個誓言十年,而他以為他會一直遵循下去。

豔麗的紅色在淡藍色的地毯滲透開去,獄寺跪在那片紅海中,碧綠的眼睛彷彿失去靈魂一般毫無光彩,如同一具不會哭也不會笑的木偶。

在他的面前,是瀕死的Vongola十代首領。鮮血從他腦後一直擴散開去,把地毯染紅得看不清本來的顏色和花紋。

身體迅速流失力量讓阿綱很艱難才能伸出手臂,微顫著的手指撫上獄寺蒼白的臉。他的眼睛已經看不清了,但他能想像得到現在的獄寺有多脆弱。

獄寺是他一直以來小心翼翼保護著的,他抑制自己不去傷害他的同時,甚至驅逐一切對獄寺別有心思的人——這也是為什麼他從來不讓山本和獄寺一起出任務的原因。

只是,這次他計算錯誤了。

「獄寺……不要傷心……」聲音虛弱得彷彿下一秒就會中斷。

「十……代首……領……」破碎的聲音,正如同它的主人一樣。

「獄寺……我喜歡你的笑容……笑吧……」阿綱費盡力氣地扯出一個微笑。從Reborn出現在他的生命裡,徹底地改變他的命運,阿綱從來沒有慶幸過,唯一令他感到值得的地方,就是認識了獄寺。

他拯救了獄寺孤獨的心靈同時,獄寺又何嘗不是拯救了他寂寞的靈魂。

會把他放到心坎裡從不動搖的,從來只有獄寺隼人一個。

但獄寺怎麼可能笑得出,就算是哭,也表達不出來。

為什麼……他會那麼天真。

骸明明從一開始就不斷利用「地獄道」的能力逼迫他瘋狂,明明他一開始就知道他不可信任,為什麼他還會誤以為骸會讓他自由真的是純粹的挑釁。

——從今天起,我不會再用鎖鏈鎖著你,所以,恨我的話就試試來殺我吧。

說謊。

骸壓根兒沒想過要讓他殺他,他讓他的手足得到自由,只是在圖謀真正的復仇。

他讓他用他的手,摧毀他的世界。

「澤田綱吉,被喜歡的人殺死的感覺不錯吧?」骸不知甚麼時候出現,想必是地毯隱藏了他的腳步聲。

獄寺本能地擋在骸與阿綱之間,即使他的身體不受控地顫抖,臉色蒼白得讓人以為下一秒他就會昏倒過去。

「骸……」阿綱有些愕然,但隨即又一副明瞭的樣子望著骸:「……你知道了呢。」

骸輕笑,但笑聲的溫度卻比冰更冷。他並沒有越過獄寺,只是站著睨視倒在血汨之中的阿綱:「從我長久不能聯繫上Chrome,就已經知道了。澤田綱吉,不要太小看人,更不要以為做了那種事還能永遠守住秘密。」

然後他側臉望向近幾崩潰的獄寺:「呼呼,獄寺,你最尊敬的十代首領,從來就不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啊。」

那只是一個在黑手黨染缸中被污染的云云例子之一。

=========

很久沒有更新的《Vongola's Tear》…
可是我避重就輕了= =
因為我現在不想太虐獄寺和自己啦…orz
然後阿綱一死,故事應該很快就會邁向結局~~=w=

創作者介紹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