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TION:H有(雖然只有前戲)。

前言:
這是TOMOKO.A點題的RD H文,目的是慶祝她和KORU的同居喬遷之喜XDD
然後我是不會忘記的,我寫了文所以TOMO你也要畫圖喔=w=+



神創造了七個能力超群的人。然而,他們從出生起便過份出類拔粹的才能引起了世界的恐慌。

於是,神又創造了擁有特殊力量的七個奶嘴,用以束縛限制他們。

從此,他們不再長大,無法得到成人更強壯的肉體,也無法擁有下一代。

他們必須以嬰兒的身體生活直至死去,或者,放棄智慧和能力去換取成長。

 

於是人們稱他們為「Arcobaleno」,被詛咒的彩虹嬰兒。

★★★★★★

Blind Night

★★★★★★

從很久以前開始,他就已經放棄了去愛人——即使他名義上的情人很多。他不能長大,幼兒的身體注定無法和愛人有親密的關係。

Reborn,你在哪裡啊?」

在叫他的金髮美少年是DinoChiavorone的年輕十代首領。本來嘛,以Reborn的名氣他是沒興趣成為這個沒落小家族首領的家庭教師的,但是,ChiavoroneVongola的關係非常不錯,Reborn曾受過Vongola的照顧,所以在Vongola九代首領的拜託下擔起了這項工作。

這個小子雖然現在還是非常笨拙,然而在他的恐怖教育之下,已經漸漸有了一個家族首領的風采。Reborn相信,在不久的將來,Chiavorone會因Dino而重新強大起來。

Reborn!你有朋友在找你喔!」

Reborn不得不承認,雖然他早決定不去愛人,但仍在不知不覺中受認真又單純的Dino吸引。他雖然生長在黑手黨的家庭裡,但過度的保護讓他纖塵不染,就算在那令人心酸的事件過後,Dino依然單純得像一張白紙。

Reborn把原因歸咎於Dino太笨的關係,然而聰明如他,仍然忍不住一點一點的受到吸引。

Reborn那傢伙究竟躲到哪裡偷懶了啊!算了,我就坦白跟那個人說好了。」Dino自言自語地說,然後真的轉真就走回主屋。

走不出三步,一個重擊就往他的腦袋打去,Dino一時站立不住,痛叫著摔倒地上。他撫著起了一個腫瘤的地方,含著淚轉頭望著在Chiavorone唯一敢打他的人。

Reborn,在就應一聲啊,別突然飛腳踹人!」Dino委屈地投訴家庭教師的暴力行為。

身穿著整齊黑色西裝,還頂著一頂禮帽的小嬰兒勾起了一末極其囂張的笑容:「這是你膽敢在我背後說我壞話的小懲罰。」

因為自己理虧在先,所以Dino也無從再抗議。

「對了,你剛才說有人找我?是誰?」Reborn一臉興味地看著Dino痛得幾乎要哭但又傲氣地忍住的樣子。

「『是Arcobaleno』的Colonnello啦!」

 

Colonnello,你會來找我還真是難得啊。」Reborn一進入Chiavorone大宅的接待廳,就揚聲道。

一個身穿軍裝的小嬰兒擁有和Reborn不相伯仲的高傲眼神,這使他用幼稚聲音說的話一點也沒有童言童語的錯覺:「我只是受人所託,順便來給你捎個口訊。」

「口訊?」RebornColonnello的對面坐下,拿起了一杯傭人預先準備好的咖啡。

Vongola九代首領給你的,他說,想你也幫他去教導一下未來的Vongola十代首領。」

Reborn微微一震,然而悖迅速地回復了平靜,快得讓人抓不住他的剎那間變化。

「是有聽說Xanaus之外還有一名繼承人。」

Colonnello露出了一絲興趣:「據說是Vongola一世的後代,也是Vongola九代門外顧門的獨生子。」

「家光的兒子嗎?聽起來是蠻有訓練的價值。」Reborn想起了那個聰明而有實力的爽朗男子。

「要接下任務嗎?我看Chiavorone的小綿羊你也鍛鍊得差不多了,那就盡早去Vongola吧。」

Colonnello,這件事——」

「不行!」少年的嗓音隨著大門被重重推開而響起。

Reborn皺起了眉,Dino無禮打擾的行為讓他有些不快:「Dino,就算這裡是Chiavorone,但身為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男子,有些禮貌不可忘記。」

「我不管!」基本上對Reborn可說是言聽計從的少年此刻卻激動非常:「Reborn,你不可以離開!」

Dino,出去。」Reborn冷冷地說,他很不高興Dino命令的語氣。

「不要!」Dino想走向Reborn他們,可是沒有手下在身邊的他笨拙得才邁出一步就被自己絆倒地上。他想從地上爬起來,但太過激動的他雙肩顫抖得厲害,根本用不上力。

Reborn,不要走……看,我還有很多事需要向你學習,我還是很沒用……」少年軟弱的語氣讓人於心不忍。

Boss!」聽到聲音而趕來的幾個Chiavorone家族成員見到自己首領跌到地上,連忙上前扶起了他。

Dino受傷了,你們帶他去療傷吧。」Reborn淡淡地下了驅逐令。

Reborn!」也許是首領體質的功效,Dino現在看起來是冷靜多了:「Reborn,你不會離開的,對嗎?」

Reborn壓低了帽沿,第一次無法說出半個字。然而,這也是一個無聲的殘酷答案。

直到Dino被帶離接待廳,大門重新閉上之後,Reborn仍然沒有抬起頭。

長久的沉默終於被Colonnello的聲音打破:「看得出他很喜歡你,至少,很需要你。」黑手黨界的人都很任性,只要是自己想要的,很多人都會坦白說出來,甚至不怕巧取豪奪;然而,那個金髮少年卻以低姿態去懇求——明明他有著一個家族的支持,他有本錢去任性。

可是,Reborn一樣默不作聲,彷彿在沉思甚麼。

Reborn,這實在很不像你。」Colonnello說:「你也……喜歡上他嗎?」

「別說蠢話。」Reborn終於開口:「我不像你,我不需要那種無用的感情。」

Colonnello眉毛一挑:「如果不是的話,那為什麼不坦白跟他說再見?我以為冷血的Reborn不會在意這些?」

Colonnello說得沒錯,他確實是說不出口,Dino用他湛藍的眼睛泫然欲泣地望著他,令再鐵石心腸的冷血殺手也不忍起來。

他雖然平時喜歡欺負Dino,但並想惹他哭泣。

Colonnello,他和我們不同,他會長大。」柏拉圖的愛情雖然疑心嚮往,但真正能做到的人少之又少。人類的愛情,需要身體的親密接觸去確認彼此,可是,「Arcobalone」不行。

ColonnelloLal有相同的問題所以或許能做到柏拉圖的愛情,但他和Dino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們也可以長大。」

Reborn聞言輕笑:「用我們的能力去換取成長?Colonnello,我的仇家不比你少,沒有能力的話只怕不到一天我們就要暴屍荒野。

「不,那傢伙研究過了。」Colonnello輕碰著胸前的奶嘴:「這個是可以暫時解放的,但代價是壽命。」

這個跟了他一世的奶嘴可以解放?Reborn不由得有點訝異地望遭他泛著黃色光芒的奶嘴。

「只要脫下它就可以得到我們原有的年歲的身體,但每一秒都在減少我們的性命。」別人必然會得到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卻是需要用生命換取的寶貴東西。

Reborn,你要換嗎?

 

這真是一個愚蠢的問題,Dino本來就是他唯一在意,願意用生命去換取的存在。

雖然,他們永遠不會有未來。

 

Dino坐在床上,房間內並無開燈,應該說,他的心神並不在此,時間的流逝並沒有讓他有所覺。

也許很荒謬,然而他的確是愛上了他的嬰兒教師。剛開始認識Reborn時,根本不想承繼家族的Dino很討厭總是強逼他的Reborn,只覺他是惡魔般的存在,他甚至多次想要逃離;可是,在他需要支持、需要幫助,最無助的時候,也永遠是Reborn在他身邊,只要有Reborn在,Dino就會覺得很安心。

Reborn的言從從來就不像個嬰兒,Dino亦漸漸把他看作一個可靠、強悍的人,而不是一個被詛咒的嬰兒。

或許別人會說那是他太依賴Reborn而已,但他的思緒一天比一天充斥著Reborn卻也是事實。

咯咯。

敲門聲讓Dino回過了神,但他卻不想去開門,也不想回應。

咯咯。

門外的人卻不放棄,彷彿就算要把他吵醒也要見到他為止。

咯咯。

心煩至極的Dino終於忍不住開口:「對不起,讓我靜一下好不好!」他知道他是Chiavorone首領,有責任傳宗接代,而且Reborn的身份太特殊,也不是Chiavorone應更進一步接近的存在,不過,要沉澱心情並非一時三刻可以辦到的事。

他會放棄的,所以,請再給他一點時間好不好……

咔嚓。

門鎖被扭開了。對於門外人的無禮Dino有些生氣,但他還來不及發作,甚至還看不清來人的樣子,一隻寬大溫暖的手就覆上了他的眼。

Dino,冷靜點。」熟悉的語氣,熟悉的感覺,雖然聲線沉厚了很多,但Dino還是很快就聽出來了——即使這是不可能的事。

Arcobaleno」是不可能長大的。

「你……你是Re——」剩下的一個音節被封在緊貼的雙唇之間。

Dino,不要叫那個名字,把一切當作是場夢好了,這也許是一生中唯一一次的夢。」RebornDino耳邊輕聲地說。

「可是,我想看看你的樣子。」

「這沒有意義。」Reborn抱緊懷中的少年:「這個樣子只能出現這麼一次,就把它當成一個秘密吧,我只想緊緊抱住你。」只要不說出名字,不看他的樣子,他就好像能成為另一個人,一個更加坦白的人——縱使只有一晚。

Dino,你可以拒絕,但我只會問你一次,你要將自己給我嗎?」Reborn的呢喃帶著誘惑。

意會到Reborn的話而臉紅,然而Dino仍然輕輕但堅定地點頭。

 

========

太長了文…orz

創作者介紹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