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來沒有喜歡過彭哥列十代首領這個位置,然而,他亦從來沒有後悔過。

於公,他不忍看到彭哥列落在殘暴的人手上。

於私,這是他和骸唯一的聯繫。

如果他不再是彭哥列十代首領,他沒有任何把握令骸在他身邊停留。

★☆★☆

Dear Love

★☆★☆

五、

 

阿綱後悔了。他太少看六道骸對他的影響,也太小看自己所長期抑壓的欲望。

即算眼前的是毫不香豔的小孩裸體,但只要想到他是苦戀很久的六道骸,身體也會成實地表現想要骸的欲望。

畢竟他是男人啊,男人是身體非常誠實的動物……阿綱強壓住手指的顫抖,小心翼翼地用溫暖的濕毛巾在小骸光滑雪白的肌膚上擦拭時安慰自己般地想著——他堅決地不去想他是變態的可能性。

嗯,總之,雖然是有欲望,但阿綱深信自己還沒欲求不滿到會對小骸下手。

「彭哥列。」小骸軟軟的聲音在浴室裡響起,明明是稚嫩的聲音,但現在的阿綱聽來卻居然有種挑逗的味道。

「怎、怎麼了?」阿綱努力讓聲音聽起來自然一點。

小骸回頭疑惑地望了他一眼:「我只是想問你家有沒有鳳梨或者鳳梨汁,我每天不吃過鳳梨睡不著。」

「我……咳,我等一下幫你去買。」

「你很奇怪。」小骸說:「你的臉都紅了,該不會是病了吧?」

「沒有,只、只是這裡有點熱而已。」阿綱掩飾道。開玩笑,如果讓骸知道自己在胡思亂想,肯定會被笑著送去地獄。

小骸若有所思地望著他,那彷彿能看透一切的眼神讓阿綱的心不禁狂跳。

小骸突然勾起了唇角,呼呼地低聲笑了起來。

阿綱的臉立即燒了起來,他肯定小骸確實是知道了。

果然,在下一秒就聽說小骸戲謔的聲音:「彭哥列,雖然你說對嬰兒不能做甚麼,但若果對嬰兒有反應的話也夠差勁了喔。」

此刻阿綱只真想熱昏過去算了。

 

骸沒有鳳梨就不行這點真是救了阿綱。

打著這個旗號,他終於能從小骸嘲諷的眼神中逃出來。

對小骸有反應這點真是太羞恥了,而且這還是令他無法反駁的。阿綱開始想,如果一直這樣下去的話,不知道他還能撐多少天。

是他會先忍不住,還是會先羞恥而死?而無論哪個,從結局來看都非常討厭。

對了,骸會……一直這樣下去嗎?

「一見面就見到他受傷,到現在我還沒問過他為什麼會變成了小孩子呢。」里包恩說他沒用真是有道理的,他居然到現在才想起這個根本的問題。

但是如果骸回復過來的話,他就會離開了吧……

好不容易才能接近,又要立即被拉開距離。

「傻瓜澤田綱吉,你在亂想甚麼!你不能這麼自私,骸當然要回復成大人!」阿綱拍拍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更清醒一點。

回家後……一定要問骸發生了甚麼事……即使骸會很快再次推開自己……



=======

最近完全沒有欲望寫文…orz
這一點點也生得我好痛苦…
不過說要給TOMO的RD文已經有了大綱…也許真的能成為我的第一篇H文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