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擅長幻術。


然而無論是現實裡的海市蜃樓,還是虛幻裡的真實存在,我的超直覺總能分辨。


只是……


唯獨他疑幻似真的言語,我永遠無法分辨真偽。


骸,你討厭我嗎?


★☆★☆


Dear Love


★☆★☆


四、



 

因為以前常常照顧藍波他們的關係,阿綱覺得自己還蠻會照顧小孩子的。不過,這一切當然都不適用於小骸的身上。


「……這是甚麼。」小骸瞪著面前的插著小國旗的兒童餐。


「是骸你的晚餐啊。」他可是花了很多時間才做好的,以前藍波他們最喜歡奈奈媽媽做這種了。


可是小骸顯然不領情:「彭哥列,你把我當小孩子?」敢答是的話他會讓他嘗嘗甚麼是地獄。


「當然沒有,我很清楚骸現在只有身體縮小了。」阿綱托著下巴,一眼也不眨著望著小骸,就像在研究甚麼百看不厭的事物一樣:「只是我想這樣骸會吃得高興一點。」


只是吃個飯,有甚麼高不高興的。而且,他也不會因為多了面小國旗做裝飾而吃得特別有樂趣。


不過阿綱這樣說了,他再說甚麼就好像在找麻煩、太斤斤計較了。


他,不應該是在意這些小事的人。


因此小骸只是輕輕的哼了一聲,就默默地吃起來。


阿綱知道小骸不喜歡這樣,但阿綱覺得彷彿這樣做就能彌補他所永遠無法體諒的骸的痛苦童年。這是一個普通小孩子都會經歷過的小事情,骸為什麼不可以;如果他從來未曾得到過,為什麼他不能給他——即使現在的小骸是不太喜歡。


而且私心來說,骸一向對他都很冷淡、充滿嘲諷,他永遠都是被欺壓的那個,可是當骸變成了不能獨自生活的小孩,阿綱覺得自己彷彿成為了他的監護人——而戲弄被監護人是監護人的特權。


「骸,要慢慢吃,不要噎住了喔。」阿綱輕輕地把一杯橙汁推向小骸。


換來了小骸的一個狠瞪。



 

「不要!」小骸簡單堅決地否定了阿綱的提案。


「可是現在的你也不能自己動手洗澡吧,醫生說傷處不能濕水。」阿綱指了指小骸的石膏。


「我可以辦到。」小骸固執地說。也許彭哥列已經忘記了他們之間從少年時就存在的敵對關係,但他六道骸不會忘記。


敵人,是不應該那麼貼近的。


「好了,骸,我以為你不是那麼斤斤計較的人。」阿綱抱起反抗掙扎的小骸,事實上一個三、四歲小傢伙對他的殺傷力是零:「一個乾淨的孩子需要每天洗澡,而且對於幾乎等於嬰兒的你我也不可能做甚麼,放心吧。」


不等小骸有所反駁,就直接抱著他進了浴室。


=========

骸大人突然被阿綱吃住了…XDDD
不過不會持續很久的…(大概)
明天更新《同居者守則》vv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ra0310 的頭像
sura0310

☆★LoGic GaTe★☆

sura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